邓小平故里旅游网www.dxpgl.net,旅游服务电话:0826-8825001

城市

热门城市

首页  >  攻略  >  攻略攻略  >  古镇攻略  >  【发现之旅】武胜清平八爪山古寨见闻

【发现之旅】武胜清平八爪山古寨见闻

更新时间:2018-09-17 小编: 0 1156
广安市“两江行”采访活动开启以来,采访组造访过不少古寨,由于古寨处于远离城镇的乡野之中,在新中国成立后的“土改”时期,自然就划归了农村的各家各户,但武胜县清平镇境内的八爪山寨却是一个特例——它至今仍是国有土地。为何如此?让我们跟随笔者去寻到答案。山寨不大,却有外寨和内寨之分八爪山...

广安市“两江行”采访活动开启以来,采访组造访过不少古寨,由于古寨处于远离城镇的乡野之中,在新中国成立后的“土改”时期,自然就划归了农村的各家各户,但武胜县清平镇境内的八爪山寨却是一个特例——它至今仍是国有土地。

为何如此?让我们跟随笔者去寻到答案。

山寨不大,却有外寨和内寨之分

八爪山寨,位于清平镇玉皇村、明星村和重庆市合川区古楼镇天子村的三村交界处。

_S5L6XN86BK(KJ%U{SD`TUT

玉皇村64岁的村主任刘兴友介绍,山寨因八爪山而得名。在当地,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谚语:“青山打鼓鸡公叫,惊动龙王现八爪。”这句话其实暗含着周边的几座有名的山峰:青山、打鼓山、鸡公山、龙王山和八爪山。其中,龙王山在武胜县真静乡,与八爪山仅隔着嘉陵江。相对来说,八爪山处于中心位置,而其地形也较独特:山有四角,每角由两条山梁向下逐渐延伸,仿如动物的脚爪一样,故名“八爪山”。

但八爪山寨却不在八爪山,而是位于八爪山与嘉陵江之间的一座山头上,与八爪山的直线距离约200米,海拔比八爪山略高。远远望去,高高的寨墙把山寨围得像一个圆圆的宝鼎。

“寨子并不宽,寨内总面积不会超过40亩,但寨墙和两道寨门保存完好。”刘兴友介绍,八爪山寨现已由玉皇村村民赵建波承包,寨墙仅有一处因修公路而破开了一道口子外,其他地方基本完好。

在山寨的公路进口处,笔者发现,这座山寨原有工事较为牢固,从内侧残存的墙基看,寨墙的厚度超过2米,里外为条石层层相砌,中为泥土夯筑。不过眼下,只剩下外层石墙了。往里扫视,成片的桃林,蓄水的池塘,新植的柑桔幼苗,碧绿的青菜,逐一映入眼帘,与寨外的相对荒芜形成鲜明对比。

寨内正中位置相对较高的台地上,则是内寨,寨墙比外寨更高,用于对外射击的几个垛眼依在。刘兴友说,解放前,一个叫卢光荣的大地主就住在内寨里,“这种寨内套寨的布局,在武胜县是很难见到的。”

迂回进入内寨可以看见,内寨是方形布局,占地面积约2亩,正中是一个低陷的由石条砌成的长方形池塘。刘兴友说,这叫四水归塘,他小时曾看到过,四周均为木楼,中为天井。后来为建清平粮站,就把内寨的房屋和部分墙石拆走了,“眼前的瓦房是村民承包八爪山寨后重新修建的。”

民国为果园,解放后被保护利用

内寨门口外,是一宽平的坝子,由于八爪山寨比周边位置都高,且站在坝子里可以俯瞰嘉陵江,因而在这里让心情飞一飞,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。

坝子左前方,沿下坡走约20米,便是八爪山的东寨门,门拱中石上,刻着“光绪元年募化补修砦□□冬月吉立”,另有领修人和工匠的名字。由此说明,八爪山寨最早修建时间应在清光绪之前,具体何年却不得而知。但从领修人的姓氏来看,光绪元年补修八爪山寨时,寨子与卢氏家族是毫无关系的——领修人中,没有一个姓卢的。应该说,那时补修,仍是为了让周边的大户人家集体避匪,而非只属某一家族所有。

W6SFG(598W}6}14OYDLXPR9

“卢光荣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个寨子里住的,没有人知道,但反正在解放前,老百姓都喊的卢光荣寨子。”刘兴友说,他听年纪更长的老人讲,卢光荣拥有良田千亩,全清平镇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,寨内养有家丁近百人,日夜守护。他往返于云贵川陕等地贩卖枪支,还与云南龙云、四川杨森交情很深。原寨内设有库房,龙门(今合川境内)土匪夜晚曾偷袭古寨,抢劫枪支,被寨内哨丁发现,双方交火激烈,从深夜直到天亮,土匪被打死数十人。

刘兴友的父亲13岁那年就开始在寨内给卢光荣家当长工,“听我父亲讲,解放前,除内寨子里面住人外,内寨外面全是果园,挨外墙的土里种的是梁山柚,里面种的是柑桔。”听到这里,记者隐约感觉,关于卢光荣与杨森关系甚密的传言应该是真的,梁山柚可能就是一个证据——梁山柚原产地是重庆的梁平,民国时,杨森曾引进该品种,并在广安区白市镇开辟了50亩的柚园。梁山柚因口感特佳,以至于邓小平同志离开广安数十载,至垂暮之年仍想念着家乡的味道——白市柚(即梁山柚)。

解放后,八爪山寨的柚子和柑桔因远近闻名,武胜县农业局便将山寨作为园艺场,派驻几名工人对寨内柚子和柑桔树加以保护,故在“土改”时并未将寨内的土地划分到户,而属国有。

返乡青年创业,古寨初展新貌

上世纪70年代,园艺场解体,转由原园艺场工人承包,后来又在玉皇村的几位村民之间流转。到上世纪90年代,寨内的柚子和柑桔终因果树老化、生虫等原因,全部枯死了。此时,尽管已无人承包,但土地性质仍是国有。

2009年,玉皇村返乡青年赵建波怀揣着创业梦想,在已经荒芜的八爪山寨内考察多次后,找到武胜县农业局,签下了为期30年的承包合同,并将这里定名为武胜县农业局现代农业示范场。

在赵建波的精心管理下,曾经荒寂的古寨又一次展现出勃勃生机。他在内寨发展养殖,原果园之地重新栽植了一些优质品种的果木,并利用果木未挂果之前的空档期种植优质蔬菜,山寨里绿意盎然。

近年来,由于农村劳动力成本增长过快,加上赵建波的市场经验不足等原因,几年下来,他吃了不少苦头,获利甚微。但随着经验的不断丰富,加之国家在发展现代农业方面的重视,赵建波对古寨农业开发的未来依旧充满信心。

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